读论语,带小孩--老祖宗是要我们这样为人父母的
【字体:
读论语,带小孩--老祖宗是要我们这样为人父母的
来源:??作者:网络????点击数:469????更新时间:2014-04-03 10:28:29

? ? ? ? ?【新东方家庭教育微评】自孩子降生,相信绝大多数父母都会思考一个问题,“到底应该与孩子建立一种什么样的亲子关系。”事实上,越来越多的父母给出的答案是——希望让孩子生活在自由、亲密、民主的氛围中。尤其是曾经成长于严格管教家庭环境下的父母们,更是告诉自己,要给孩子自由,和孩子成为最亲密的朋友。但往往问题又出现了,这种自由、亲密、民主的尺度该如何把握?父母是否还要保留为人父母该有的权威?父母的天命到底为何?一起来看看《论语》给我们怎样的启示。

  我在一家餐厅的候座区排队,旁边有三个小学二、三年级的孩子,正在聊天。他们长得都很漂亮,衣裳、鞋袜和背包显然经过精心打理,若不是时尚名牌,肯定也是设计师款式,任何一个孩子都可以立刻上场走秀或登上童装目录。孩子们聊天的内容又是什么呢?

  第一个男孩说:「我们家里我最大,我想看什么电视,全家人都要陪我看。」

  第二个女孩说:「看电视根本没什么。我妈妈说我才是我们家的大王,我想要什么,他们都要买给我,不然我就哭,他们最怕我哭了。」

  第三个女孩抿着嘴笑,轻声说:「那有什么了不起。」她圆亮亮的眼珠转向两个同伴:「你们敢打你爸吗?」

  第一个男孩说:「小时候会打啊。」

  第二个女孩附和的点头。

  第三个女孩露出胜利的微笑:「我是说,现在。我敢打我爸耳光喔。」

  小女孩的表情和语气使我不寒而栗,虽然只是个孩子,她已经掌握了自己的权力,她在父母身上试验并开展她的权力范围。她当然明了自己的权力是父母爱的给予,她选择回报的却是耳光──用暴力与屈辱加诸于爱她的人。

  我想起妈妈说过的谚语:「两岁打娘,娘会笑;二十打娘,娘上吊。」

  打打闹闹,是朋友间的乐趣,却是亲子关系中的悲剧。

  今日的父母亲,昨日仍是孩子时,与父母的关系往往都是紧绷的。那时的父母亲可不懂什么儿童心理学,他们服膺的父母学,是「严加管教」,或是「棒下出孝子」。昨日孩子在体罚或压抑下成长,不禁在心中勾勒未来的蓝图:「绝不打骂小孩」、「要当他们的朋友」……

  昨日孩子成为今日父母之后,用最尊重孩子的方式把孩子带大,内心却有着巨大的失落、焦虑与感伤:「我这么尊重他,他为什么不尊重我?」

  【读论语带小孩】

  论语札记.玖

  子曰:「爱之,能勿劳乎?忠焉,能勿诲乎?」  ──宪问篇第十四

  译:孔子说:「爱护一个人,怎能不训练他,让他常常劳动呢?真心为一个人好,怎么能不规劝教导他呢?」

  父母亲心心念念要给孩子最大的尊重,于此同时,是否思考过,自己尊重了「父母」的身分与天职吗?是的,父母,乃是一种身分,更是一种责无旁贷的使命,承担着教养子女的任务。有些父母带着童年的创伤,为了怕伤害孩子的感觉,小心翼翼,动辄得咎,最后成了不敢拂逆儿女的「孝子」、「孝女」。等到孩子的心性被养得骄纵、傲慢,成了家中的霸王,父母亲感到大势已去,急着揭竿起义,想要收复失土,为时已晚。父母亲的失策,不在于后来的管教失当,而在于应当管教时错失良机。

  爱一个孩子,不仅是尊重而已,更应该教导他,让他明白做人做事的道理,给他规范和约束,让他知道,这世界并不是因他而存在的。

  许多孩子在密不透风的保护下成长,功课由家教帮着做;书包由菲佣(台湾是菲律宾家政人员的重要输出地,小编注)帮着背;鞋带由父母帮着系,他们从不需要为「活着」付出一点劳动力。除非父母亲可以确保孩子一生都有人服侍,否则,等到他必须为自己劳动的时候,不仅手足无措,还会有更大的怀疑与挫折。

  曾经,小学堂的夏令营里,有个被宠坏的小霸王,已经小学五年级了,却总要老师蹲下来为他系鞋带,他说在家里都是阿公、阿妈和爸爸、妈妈帮他系的,他说他不会系鞋带。「你真的连鞋带都不会系啊?」我问他。

  那孩子笑笑的看着我,眼中闪动着优越的光:「对啊。所以,你要帮我系鞋带。」

  「这样啊,」我俯下身,停顿三秒钟,把自己的鞋带解开,对他说:「那我来教你吧。不然,你都快要念完小学了,连鞋带都不会系,会被人家取笑的。」

  孩子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他只好跟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学会系鞋带。当他完成了系鞋带的功课,我拍拍他的手背鼓励他:「看!你做得很好。以后,不但不用人家帮忙,还可以帮阿公、阿妈系鞋带喔。」

  我衷心希望,他学到的不仅是系鞋带的功课而已。

  【读论语带小孩】

  论语札记.拾

  颜渊喟然叹曰:仰之弥高,钻之弥坚,瞻之在前,忽焉在后。夫子循循然善诱人,博我以文,约我以礼,欲罢不能……   ──子罕篇第九

  译:颜渊赞叹的说:「仰起头来看,比想象更崇高;深入去挖掘,比想象更坚毅。眼看着在面前,忽然发觉又到了身后。老师就是这样缓慢而持续的引领着我们,用他的知识与经验开阔我的眼界,又用规范与约束使我成为谦恭有礼的人,就算我想停下脚步,却不由自主往前走……」

  颜渊赞叹的是孔子的「为师之道」,而这不也是「父母之道」吗?

  父母亲应该树立起既高且深的形象,尤其是在孩子小时候,不管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如何,孩子都会依恋的爱着父母亲。因为,除了父母之外,他们别无所有,这也正是父母在孩子心中建立形象的好时机。

  父母亲要仔细的观察孩子心性,在适当的时候,提出纠正,让孩子知道,我一直在注意你,你的言行举止代表了家教,也代表着父母亲。

  孩子的脑部发育并未完全,容易冲动,往往会有所谓的「人来疯」,疯狂的奔跑,尖锐的喊叫,陷入一种迷失的狂热中。我记得自己的童年,偶尔也会发生失控场面,这种时候,最渴望的,是一个能使我停止下来的大人。当父亲或母亲攫住心跳加速、胸腔快要爆炸的我,双手捧住我的脸,注视着我的眼睛,坚定的对我说:「乖,你现在太激动了,要冷静一下。来!我们休息一下。」当他们牵着我的手,把我带到一边去「冷静」的时候,我一边喘息,一边升起一种解脱的松弛和安心。

  父母的手,推动着孩子向前,也终止孩子停不下来的躁动。

  【读论语带小孩】

  论语札记.拾壹

  子曰:名不正,则言不顺;言不顺,则事不成;事不成,则礼乐不兴;礼乐不兴,则刑罚不中;刑罚不中,则民无所措手足。  ──子路篇第十三

  译:孔子说:「名分若不正当,说出来的话就没有分量;说话没分量,想要做的事当然无法成就;事情做不成,便无法建立礼乐;礼乐无法建立,刑罚就不能有效实施;刑罚无法实施,那么,百姓便会觉得茫然失措,无所归依了。」

  当我听见父母亲宣称:「我不想当孩子的父母,我想当孩子的朋友。」这样的话,总是十分忧心。父母不想当父母,那么,该由谁来担负父母亲的神圣使命呢?父母亲是儿女灵魂的雕塑师;是最伟大的艺术家;是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,全心全意仰望与爱慕的第一个对象,假若父母不想当父母,首先辜负的就是孩子啊。怎么竟还以为这是爱孩子的表现呢?或者竟以为这是最新颖时尚的想法?

  孩子的一生会遇见很多朋友,邻居、同学、网友、同事……甚至是常常在捷运(台湾将地铁称为捷运,小编注)上巧遇的人,都可能成为他的朋友,他们从不缺少朋友。而父母亲,只能有一个,无比珍贵,绝无仅有。

  当我钟爱的侄儿幼年时,我常喜欢跟他说:「嘿!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。」刚开始他很开心,渐渐的,没那么热络了,直到他念小学四年级的某一天,突然这样响应:「我们不只是朋友而已,我们是血缘之亲,你是我姑姑。」他的表情很认真,近乎严肃。我立即收敛了笑嘻嘻的脸孔,慎重点头:「你说得很对。」

  孩子其实可以清楚分辨,朋友与亲人的不同,朋友与父母亲更加不同。我们怎么甘愿用「父母」这么稀罕珍贵的身分,去换取那么普遍广泛的「朋友」称谓呢?这不是有点降格以求了?

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父母亲是一种天命。先把父母的天职做好,让孩子爱你、敬你,长大后的孩子会明白,父母的意义与价值,远远超越朋友。孩子对父母的爱,也将欲罢而不能了。

【读论语带小孩】5

“清贫或富有,皆可尊贵”

许多年前教过的学生从中部寄来许多糕点给我,我开心地告诉小学堂的孩子,我的学生寄来一大箱点心,希望我能分享给大家。当我和孩子们拆开包装时,有个四年级的小女生问我:「老师!你的那个学生,赚很多钱吗?」我说:「这个我不太清楚耶。」她想了想说:「如果她没有很多钱的话,就不会买这么多点心给你了。」我对她说:「其实不用花很多钱,重要的是这份心意。就算她只给我一块饼干,我也觉得很开心,因为她惦记着我啊。」

小学堂一位老师请病假,无法来上课。来小学堂上课好几年的一个孩子问我:「老师为什么没来?」我说:「老师身体不舒服,需要休息几天。」孩子并没有询问老师的病情,或是她什么时候可以回来上课,而是问我:「你会扣她薪水吗?」

过年之前,我和小学堂的伙伴们调出了熏衣草的浅紫色油漆,挽起衣袖,将小学堂教室重新粉刷一遍。春天开课时,学生鱼贯走进教室,有的默不作声,有的发出惊叹。有个小学六年级的男生,跑过来问我:「老师!你们找人来油漆喔?」 我说:「是老师们自己漆的,而且我们选了没有毒性的环保油漆喔。这样才不会危害大家的健康。」

「是喔!」男生推推眼镜问我:「多少钱?」我有点惊讶,这不是他第一次关心「多少钱」这个问题了。上次我们换了新冷气,他也问:「多少钱?」更早一点,我们搬家,重新装潢,他也问过:「多少钱?」我问他:「你只关心多少钱喔?你都不关心老师的用心喔?」「可是,钱很重要啊。」他很认真的回答。

我当然知道钱很重要,但是在这个世界上,应该还有比钱更重要的东西吧?对于未成年的孩子;怀抱许多梦想的孩子;还没彻底社会化的孩子来说,一定有什么比钱更重要,更值得关心或憧憬的东西吧?

【论语札记】12

子曰:「富而可求也,虽执鞭之士,吾亦为之;如不可求,从吾所好。」〈述而篇第七〉

孔子说:「假若财富是可追求的,就算是操持着市井之事,我也愿意去做。假若财富是无法追求的,那么,就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吧。」

财富究竟是可追求或不可追求的呢?连孔子也没有把握。而天下父母心,谁不希望孩子「无灾无难到公卿」?只是,富贵的追求与孩子真正的喜好,该如何取舍?

朋友的儿子准备考学测,他的父母亲希望我帮他看看作文,我发现这个高三男生的文笔相当好,他读了许多历史和文学,引经据典,左右逢源,说理时铿锵有力,抒情时动人心弦,我读他的文章差点热泪盈眶。我告诉他,他有一颗文学的心。

朋友立刻阻止我说下去,忙着把儿子支开:「别影响他!拜托。我好不容易才劝他考理组的。」「他喜欢理组吗?」我问。「他才几岁?哪里知道自己喜欢什么?我们当父母的人当然要帮他做决定啊,要帮他选一个有前途的出路。」

「那他到底想念什么?」「他想念历史,或者是中文系。念文科的有什么前途?呃,我不是说你啦,你是少数的例子嘛。」

我闭上嘴不再说话。

当我是个昨日少年,和这个高三男生差不多的年纪,突然发现自己那么爱写作,家里的长辈问我:「你将来到底想做什么?」我说我想当一个作家,大人们带着惋惜的口气说:「当作家有什么前途?连自己都养不活。」

他们的评断带着恫吓,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吓阻我,却给了我另一种想法,我要找到一种谋生的方式,让自己可以无后顾之忧的,做真正喜欢做的事。

如果朋友可以重回少年时代,他或许会发现那时的自己并非一无所知;他或许就能理解儿子此刻的想法与愿望。但是,当了父母之后,便将儿女的「富而可求」看得非常重要,「从吾所好」竟显得无足轻重了。

【论语札记】13

子贡曰:「贫而无谄,富而无骄,何如?」

子曰:「可也,未若贫而乐,富而好礼者也。」 〈学而篇第一〉

子贡问孔子:「贫穷的时候,不做出谄媚的事;富贵的时候,不表现傲慢的态度。您觉得怎么样?」

孔子回答:「这样是不错了。但还不如贫穷而能快乐,富贵却谦恭有礼。」

当子贡向孔子提问的时候,他觉得能做到穷不谄媚,富不骄狂,已经是很高的境界。孔子不愧是圣人,他提出了更高的层次,不仅不谄媚,还能发自内心的快乐;不仅不骄狂,还要发自内心的谦恭。

《圣经》中有这样的话:「上帝说:『你岂要定睛在虚无的钱财上吗?因钱财必长翅膀,如鹰向天飞去。』」古今中外的智者,都用这样类似的眼光评价富贵与钱财,然而,父母亲看待钱财与贫富的态度,比世上一切圣贤智者对孩子的影响更大。我见过家庭富裕的大学生,父亲经商失败,一夕之间,荡尽家产,对她产生多大的影响。那个女孩一蹶不振,彷佛她的人生也毁灭了,因为她的父亲告诉她:「没有钱,你什么也没有!你什么都不是!」她原本是个成绩优异的学生,可以有亮丽的前途,只要她够努力,便可以出人头地。但,她相信了父亲的价值观。

父亲破产改变了她的命运,她离开了很爱她的男人,嫁给一个有钱的男人。几年之后,她离婚成了单亲妈妈,为了争取儿子监护权,放弃赡养费,一边工作一边抚养儿子。我和她见面那天,她带着儿子一起来,眉眼之间舒展安适,说起离婚这几年,辛苦熬过来的日子:「因为那段经历,让我有机会了解很多事,我跟儿子说,我们虽然没有钱,但是,我们过得很快乐。我们拥有的东西很少,所以我们学会分享,而且懂得珍惜。」那个十岁的小男孩,并不沉迷于手机游戏,他从背包中掏出纸笔,专注的画起素描来。

甜甜圈送上来的时候,小男孩很自然的将它分成三分,微笑地说:「我们一起吃吧。」我没有吃甜甜圈,但我感受到甜蜜。

我拿着小男孩送我的素描画像与他们告别,看着母子二人准备搭公交车回家的背影,他们边走边聊,开心的发笑。我忽然觉得,此刻的这个母亲,比起十几年前的那个女孩,要尊贵许多。虽然她在金钱上是匮乏的,但她已经找到不被金钱操控的方法,她昂然笃定的,带着孩子好好长大。

【论语札记】14

子曰:「贫而无怨,难;富而无骄,易。」 〈宪问篇第十四〉

孔子说:「一个人过着贫穷的生活,而能不怨天尤人是很困难的。过着富贵的日子,而无骄狂之气就容易多了。」

当许多父母亲习惯性的对儿女大吐苦水,怨天尤人,自己生命的困顿与失意,全都是命运的魔掌操弄,要不就是被人拖累坑害,儿女小时候或许充满同情,然而,他们毕竟会长大,会看穿事实的真相,发觉父母亲缺乏的是反省能力,缺乏的是安于现状的心平气和。物质上的匮乏,不致于对孩子的心灵造成伤害;愤懑的,充满怨念的父母亲,却使孩子生活在幽闷抑郁的痛苦中,难以解脱。

我遇见过一个单亲爸爸,因为妻子再嫁,嫁给一个有钱人,于是,憎恶一切富有的人,他的两个儿子说:「所有的有钱人,都用不正当手段在赚钱,他们赚来的都是不义之财。」孩子虽然还小,眼神和语气却已经很锐利。将来孩子长大,有能力赚取较多的金钱,会不会感到困惑与罪恶呢?

当我们的社会愈来愈多元化,财富已不是唯一的成功指标,生命里有太多值得追求的乐趣与幸福。父母亲或许可以留下许多财富给孩子;或许只能留下几本书给孩子;又或许仅是留下一些家人欢愉共度的回忆给孩子。到底哪一种比较珍贵?我想,没有比铸造孩子正确的金钱观与存在的价值感更贵重的馈赠了。

庵东镇西二小学校园网
官方ag游戏技巧|官网 版权所有
官方ag游戏技巧|官网???????0574-63481918
网站备案编号:浙ICP备13032285号????????LONGBOW制作
回到顶部